蒋方舟成名23年“毁”在2021

2021年6月8日,日本外务省官网上,公布了一份“国际交流基金会”的业务实际评估报告。

蒋方舟的名字赫然在列,她拿着每个月2万的资助,在日本旅居一年,并出版了书籍《东京一年》。

此消息一出, 瞬间引起轩然大波,蒋方舟也被挂上热搜,贴上“卖国”、“汉奸”的标签。

1989年,出生于湖北襄樊铁路医院,父亲是铁路乘警,母亲是铁路中学的老师。

从小生长在铁路家属大院,本该过着平淡生活的她,却从7岁那年开始走向不平凡的人生。

每天放学后到母亲任教的学校,去图书馆找一本书,边等母亲下班,边看完一半。

待到母亲下班,在回家的路上,她还要坐在母亲的自行车后座上接着看完剩余的部分。

除此之外,她还要每天写上大约五百字,遇到不认识的字只能查字典,不许用拼音代替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9岁那年,她终于写出了散文集《打开天窗》,此书被湖南省教委定为素质教育推荐读本。

很难想象,一个年仅12岁的小女生,竟然能毫不避讳地谈论如此“大尺度”的话题。

但这并没能阻止她继续前进,一年后蒋方舟接连出了《青春前期》和《都往我这儿看》两本书。

“自己努力多年才能稍微领略的文字秘密,今天已被一个十三岁的女生轻易掌握,甚至比自己做得更好,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沮丧的呢?

《南方都市报》、《新京报》、《海峡都市报》、《足球报》等先后为她开设了专栏。

为了让她能够更好地创作,学校甚至专门给她配备了一间单人宿舍,还把这里命名为“蒋方舟创作室”。

同样,高中时期的蒋方舟仍然可以不写作业,一直到高三,她不停地地积累、输出、变现……不是在写稿,就是在写稿的路上。

18岁之前,她接连出版了9本书,包括《正在发育》、《青春前期》、《都往我这儿看》、《邪童正史》等等。

有人开始质疑“神童”的称号是否掺水,有人预言年少成名的她早晚会跌下神坛。

不得不说,几乎所有能够被称为“天才少年”、“天才少女”的孩子背后,都站着一位足够狠心的“虎妈”或者“狼爸”。

他们兢兢业业培养孩子,对孩子寄予厚望,期待孩子能替自己完成没来得及实现的梦想。

当初蒋方舟刚刚降临到这个世界不久,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便是来自于母亲的嫌弃。

“我妈对我的要求很高,她本来想给我起名叫‘蒋美丽’,但生下我之后,很嫌弃地看了一眼,就放在一旁了。”

母亲顿时心生一股不祥的预感,直到蒋方舟1岁她都在随时随地观察女儿的智力。

这样的打击式教育,让蒋方舟在未来很长的时间里,始终陷入自卑、焦虑中无法脱身。

年轻时的母亲,曾经梦想着成为一名作家,虽然也曾参赛拿过奖,最终却没有坚持走下去。

在别人家的小朋友还在看卡通绘本的年纪,5岁的蒋方舟便在母亲的“精心安排”下,读起了三毛的《撒哈拉的故事》。

担心言语上的刺激不够,身为乘警的父亲立刻掏出工作时用的手铐,将女儿稚嫩的双手拷住。

夫妻俩一唱一和,小小的蒋方舟哪里见过这种仗势,很快就在恐慌之中信以为真。

看着不知是害怕还是写文太难,而哭得泪眼婆娑的女儿,母亲轻飘飘吐出一句:“你是天才”。

后来,蒋方舟出了散文集、小说,积攒了不少人气,母亲则打心底认为写作比学业重要。

毕竟,仅仅10岁出头的蒋方舟,光是给《南方都市报》供稿,每个月就能拿到4000元的稿费。

可慢慢地,她发现这些稿费会时不时变成家里的某个物件,或许是一部手机,或许是一辆摩托车,甚至是一套新房。

“仍然感觉有一个漫长的脐带,将我们联系着,变成一种很讨人嫌的依赖的关系。”

从那之后,她每天都回家吃晚饭,哪怕不知道和母亲说什么,也不再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。

从小到大,没有界限感地干涉和操控,让蒋方舟成了只需完成母亲指令的工具人。

在这期间,她独自来陌生的国度、陌生的城市,用心欣赏风景、感受生活、思考人生。

回国后,蒋方舟将在日本的经历、见闻等等记录下来,出了一本名为《东京一年》的书。

故事到这里,女主角“成功摆脱母亲操控,走向新生”,美好的结局似乎马上就要到来。

与此同时,那本《东京一年》的内容,也让蒋方舟的真实写作水平再度遭到质疑。

甚至称赞这是“一种极其严肃而又孩童般的行为”,没有任何的意味,而是对女性器官的崇拜。

在东京的厕所中,马桶上会有个叫“音姬”的按钮,在女性方便时可以按下播放流水声,以此掩盖尴尬的如厕声响。

尤其是“互联网拥有记忆”的今天,即使日后做再多解释,也无法掩盖已经发生过的劣行。

称:“用一种非常时期(指疫·情)的状态去判断哪种(制度)好哪种不好,这种思维的武断本身就是一个挺危险的事情”。

Leave A Comment